中文版

English

详细内容

工程機械行業赴災區救援群像

新華社記者 常志鵬

    在四川地震災區救援、搶險第一線,有一支自發組織的行業隊伍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就是在地震發生后帶著工程機械裝備先后趕赴災區的工程機械行業干部職工。

    救援需要裝備

    中聯重工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從長沙出發的第一批救援隊帶著21臺起重機、專用車、環衛車到達四川境內時,得到的第一個信息是:以中聯四川分公司為主的另一支救援隊,帶著7臺起重機和一臺服務車已經配合武警部隊在北川中學救出了19名幸存者。

    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的羅小軍一到北川就開始“猛沖”。“看到我們來了,現場救援人員伸出指尖已經血肉模糊的手來使勁拉住我們。他們一直用手從廢墟里一點點兒往外摳人……”羅小軍說。

    在北川稅務局的對面、信用社的樓房廢墟上,他們用起重機把大的樓板、辦公設施吊起來,露出埋在底下的人。羅小軍和同事到現場后兩天零一夜沒有合眼睛。駕駛室外,不少人竟然困得站著“睡”著了。大家都搶著要把更多的人從死神手里奪回來,哪里還顧得上吃飯、睡覺?!

    工程裝備在災區現場很管用——

    “我們在北川撬開樓板一次就救出20多個人!平武的一條交通要道在一些工程機械配合下干了4天4夜打通了……”羅小軍說。

    在綿竹市金花鎮玄郎村,廈工集團17日用一輛裝載機挖出被壓120多個小時的廖宏開、廖明富父子,并把他們緊急送到幾公里外的醫院。

    在汶川、江油、安縣,在震區更多的救災現場,由于工程機械的到位救人,搶險速度大大提高。

    每一次起吊的分量都很重

    讓羅小軍印象最深的是兩個孩子的眼神——一個五六歲,一個還不會說話。那天據說快要塌方,山谷里的人都在撤退。羅小軍忽然發現兩個孩子,眼神里充滿了期盼……他跑過去,夾起一個、扛起一個往山上沖……

    讓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李志強刻骨銘心的是一位老大媽——李志強在準備收車時,一位老人懇求他能不能為她專門起吊一次。在不遠處,她的幾位家人埋在廢墟中……

    李志強從地上扶起老人,成串的淚水灑在老人的背上。他一下子想到了正在醫院搶救的自己的母親——送貨途中,公司通知李志強改道四川救援。來四川的路上,家里來電話說母親腦溢血病復發……那個晚上李志強掘廢墟從夜里到天亮,幫老人實現了心愿……現在講述這些,李志強仍然禁不住哽咽。

    也是徐工起重機的工作現場,一個小伙子知道當天有余震還久久守候在埋了父親的廢墟旁……救援隊員們不吃飯、不喝水地呼應了那份孝心:“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救援隊員仝林說:“徐工的起重機有各種噸位,在重大工程中起吊過各種重物。可是在災區,每一次起吊的分量都太重、太重……”

    還能為災區做點啥

    工程機械裝備對于救災十分重要。中聯重科、徐工、三一、山河智能機械股份有限公司及廈工、柳工等都以最快速度捐贈、調撥、回租設備到災區……

    在綿竹,中國人民銀行綿竹支行,一輛挖掘機保住了地下金庫的全部國家財產。在汶川縣城,灑水車為災區噴灑消毒藥水;送水車為災區群眾送來飲水;專用車收集了大量垃圾。在江油通往馬頸鎮的公路上,裝載機沿路推開從高山上不時滾落下來、堆滿公路的大小石頭……打通馬頸鎮幾千戶人家與外界的聯系。

    在災區的日子里,三一的志愿者們平均每天休息一兩個小時;中聯重科救援隊幾乎沒有人“上床”睡過覺,方便面成了奢侈品;徐工集團的救援隊員工作時間均大大超過身體極限,一個叫蔣文平的隊員竟然7天7夜沒有離開過施工現場。

    中聯重科的李立智忘不了在米亞羅到汶川的路上,一個男孩把手里一個攥得發燙、表皮皸裂的雞蛋塞到他手上說:吃。

    徐工集團的徐德海忘不了在聚源中學的門口,一位中年婦女看到他30多個小時沒吃東西,從衣服口袋里掏出的一個梨。

    山河智能的隊員們忘不了老鄉們看到他們吃不上熱飯,主動送到臨時帳篷外面的熱湯……

    中聯重科赴災區的救援隊員黃海從災區回來后不住地重復著一句話:我不知道我還能為他們做點啥……

    參加四川地震救災的工程機械行業的志愿者中,有的想到了資助學生,有的想到了收養孤兒,更多的想參加地震災區的家園重建。

技术支持: 杭州云遠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